您现在的位置是:大洋娱乐 > 大洋娱乐app >

短视频时代的二次流量骗局

2021-06-03 17:00大洋娱乐app 人已围观

简介短视频这其实早就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十几年前的图文时代,就有这种玩法,很多有诈骗嫌疑的网站,会先做一个没有问题的游戏或者服务页面,然后去流量较大的网站投放广告,最终形成...

  这其实早就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十几年前的图文时代,就有这种玩法,很多有诈骗嫌疑的网站,会先做一个没有问题的游戏或者服务页面,然后去流量较大的网站投放广告,最终形成风险规避,从而达到诈骗效果。

  这种层层掩护的古董的诈骗手段,现在又一次在短视频平台复现。当你无意间被一个小游戏吸引进去一个页面后,等待你的可能会是另外一个全新的诈骗广告,当好奇心驱动你点击进去之后,短视频平台就不再对你被骗的结果负任何责任。

  因为,你是点击广告中的广告被骗的,你追责也是追责广告主体和诈骗主体,一切与平台无关。

  近日,有一个七十多人的受害者群体向智商税研究中心爆料,他们在抖音、快手等主流短视频平台,被人用这样的手段诈骗了累计一千万以上。

  和往年相比,2021年的春节在疫情影响之下,少了很多走亲串友的亲戚,短视频成了最主要打发时间的手段之一。

  在抖音、快手上,关于消耗时间的游戏广告视频也逐渐多了起来。这些游戏以打豆豆、找不同、接龙等消耗时间的项目为主,但是当下载游戏之后发现在这里另有一番天地。半强制性广告、游戏红包群等等各种新玩法层出不穷,不仅在榨干着互联网人的时间,也在觊觎着他们的金钱。

  在国企工作的杨毅(化名)春节的消遣之一就是刷抖音,不知不觉间在抖音的引流之下,手机上已经下载了很多这样的小游戏,比如全民来找茬、天天猜歌等。打开这些APP,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五彩斑斓的界面和一个微信登录按钮,然后获取用户的个人信息,而且大多数游戏如果不进行微信登录则难以开启游戏。这对于早已适应互联网生活的多数网民来说,再正常不过。

  进入游戏界面之后,通常是非常简单的游戏操作,比如找不同、猜歌名等等,其核心并不在游戏本身而在于游戏完成之后的领取金币。

  智商税研究中心下载了小游戏之后,确实在最开始的前几局领到了金币,随后在微信界面就会收到一个低于1元的微信支付到账通知,虽然金额很小,但是确实有实在的金钱入账,在微信账单中可以查到到账记录。同时在这些小游戏中,充斥着各种流氓广告。杨毅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对于这种游戏中强制看完广告才能进行下一关或者必须达到一定金额才能提现的违规操作,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其实这种游戏像是对你进行早期洗脑,就是告诉你这种流氓广告是合理的。

  在强制性广告、游戏红包群等方式的多次引诱之下,杨毅下载了目前受骗的这个APP——天汇,从APP界面来看,是非常简单的走步软件,和前面的小游戏一样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主要依靠走步获得金钱来吸引用户,走步之后获得的金钱数额和前面的小游戏相比也会更大一些,但是当你打算提现时,注册的界面就跳出来了。

  注册账号之后APP主界面就会出现新的一栏,主要内容是一些投资项目,收益率非常高。据杨毅称,这些项目内容种类非常繁多,包括环保、水电枢纽建设、矿机等等,但是在投资金额上有着非常明显的分界,金额越高回报周期也就越长。

  刚开始的几单试探性投资都得到了回报,杨毅称自己是个谨慎的人,在选择投资之前还特意在天眼查、企查查等平台查看了合同上的企业信息,发现都是大公司便没有起疑。

  后来就逐渐放大了投资金额,随着投资金额加大、项目加大,相应的回报时间也逐渐拉长到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同时交叉投资现象也逐渐开始出现。(在一个项目还没有完结之后便向用户推荐新的投资。)

  这个时候杨毅发现有点不对劲,可是APP上的客服此时已经没有了回应,当他打电话到招投公司以及担保公司确认时发现,哪里有什么投资公司,对方称从来没有什么投资,自己也是受害者。

  智商税研究中心了解到,这个诈骗局主要通过APP进行,在Android端和iOS端分别名为中正、天汇,这两个APP表面上看起来是走步软件,但在注册之后其中一栏存在恶意引导的投资行为(目前已不可见),最终都指向三家公司,分别是APP“所在”的投资公司、一家担保公司、一家项目公司,后经智商税研究中心证实,这三家公司均系被冒用。

  在出现大规模的被骗之后,这个APP也开始在互联网消失——截至目前,Android版已经无法打开,iOS版虽然可以打开,但投资一栏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

  刚开始的时候回报很快,打钱过后两三天就收到回款和利息了。杨毅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最开始选择相信这个投资就是因为前期的投入都获得了回报,刚开始只是小额度地投,当我知道的时候,我女朋友已经投进去了二十万。杨毅说他有些哭笑不得。

  在杨毅和另外一位上海李女士的受害人群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鼓励和泄气,上一秒还在讨论如何追回,下一秒就有不可能了的负面情绪流露出来。

  据智商研究中心统计,受骗人数超过了70人,在群里的接龙统计中,被骗金额超过了一千万。这个统计是基于有不少人不愿意参与的结果。

  一位执意要讨个结果的上海李女士表示,在她们的维权群里,很多是家庭主妇、宝妈、以及在家庭中不拥有财政大权的家庭妇男,很多人其实是害怕让自己的老公或者老婆知道的。谈及自己为什么会放松警惕时,她表示,一方面是最开始得到了收益,另一方面是已经适应了这种不同APP的跳转。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各路骗术也在相应升级。根据去年12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新形势下电信网络诈骗治理研究报告(2020年)》显示,从诈骗联络渠道来看,近几年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逐渐由诈骗电话、诈骗短信向互联网诈骗转变,APP诈骗已经成为目前国内诈骗多发方式之一。

  智商税研究中心在体验诈骗的过程中也发现,其实诈骗中间链上的小游戏是不符合程序开发规定的,比如必须看完广告才能继续。北京飞鹰律师事务所的任昊律师表示:不看完就不能继续是不合规的,广告主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早在2018年短视频刚刚兴起之时,抖音和快手就因为放任低俗视频制作者遭遇危机,在当时强监管之下,多家短视频平台进行整改,快手CEO道歉,内涵段子永久关停,抖音也一度关闭评论。

  时隔三年之后,短视频广告再次引发问题,这次问题的核心在于“二次流量”,互联网观察者炮哥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由于抖音本身的强广告属性,这种类似的事件其实是很难避免的。同时表示在早期互联网比如百度,迫于营收压力的广告审核不严格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抖音在做这个流量生意之前一定是做了相关的法律风险规避的。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表示:对于抖音和快手而言,平台是企业搭建的,企业的盈利模式也主要是依靠广告和电商赚钱,那么就应该负有审慎审核身份的注意义务。他还表示,如果消费者就平台企业的注意义务履行瑕疵存疑,平台企业有必要自证清白。

  根据抖音今年年初的《2020抖音数据报告(完整版)》,截止2020年8月,抖音日活跃用户已经突破6亿,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广告和电商平台之一。

  互联网观察家杨剑表示:“其实从商业本质上来看这些东西的话,实际上我们就能辨别出来绝大部分的骗子。同时抖音资金实力很强,是有能力预防这类事件的出现的,从商业上来看其实是一个利益和事件本身难度的一个平衡。”

  从这件诈骗事件来看,中间的“小游戏”厂商已然无法寻找,杨剑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在类似事件的处理中存在一个“受益第三人”的原则,即谁受益,谁负责。

  正如一直积极组织受害人追回损失的上海李女士所说:“之前在抖音多次买东西都没有发生问题,这一次就着了道。”杨剑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抖音/快手作为一家大企业平台,按照受益第三人原则是应该对此承担起责任的。

  其实早在互联网的图文时代,广告就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主要营收手段,百度作为当时最大的流量渠道,承接的广告繁杂而庞大,因为对广告审核不严格,以至于后来发生了震惊全国的莆田系丑闻。

  时光转眼到了视频时代,骗子的游戏换汤不换药,依旧活跃在流量的舞台上,操作手段也是一模一样,而平台们的监管手段还是一样,睁眼瞎。

  既然平台不作为,不愿意加大广告审核力度,那么用户只能自己保护好自己,家里有老人小孩用手机的,尽量把所有能够在线支付的功能都关掉,自己平时没事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没事不要乱点广告。

  今天的互联网,已经没有什么羊毛给你薅了,拼多多的砍一刀都砍不到了,还薅什么?

  如果真的要理财或者尝试被骗,那么请一定选择一些上市大公司的产品,比如阿里、京东或者平安银行之类,就算最终真正被骗了,他们一时半会儿也倒闭不了,基本上会给你买单。

  互联网发展了二十多年,一开始有的问题今天还是存在,就像我们的社会,存在了几千年,骗子也依旧存在一样,互联网就是一个虚拟的社会,很多问题不可能根除。

Tags: 短视频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5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